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银河网络下载

九秀山庄极品资源分享QQ群:2885698

 
 
 

日志

 
 

那些消失的产业:乐凯胶卷停产泊头火柴破产  

2012-09-23 10:4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消失的产业

  9月4日,乐凯胶卷停止生产,留住一代人彩色记忆的胶片永远定格在这一天;与此同时,在百岁生日之际,河北泊头火柴厂正在消失。2012,火柴,胶卷开始不再属于这个时代。

  曾经,泊头火柴的出现和发展,让当年的中国人看到了国货自强的希望;

  曾经,乐凯胶卷的实惠与优秀,让中国人用世界上最便宜的价格装饰了一代人的青春。

  而今,这一切都在慢慢地从生活中消失,时代发展的列车,总有产业会被甩下,埋怨也好,悲戚也罢,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却是最真实的写照。

  百年来,从“洋火”充斥市场到国产收复失地,从居家必备到销声匿迹,泊头火柴在中国的发展就像一部黑白大片,虽然有过辉煌的历史,却也只能在时代前进的脚步中渐行渐远。

  三十年来,彩色胶卷的出现,让人们的记忆有了颜色,逐渐取代了黑白照片的位置,即使是最为顽固的证件照,也早已是彩色的天下,乐凯曾经的光芒仿佛就在昨天。

  斯宾塞·约翰逊说过,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产业更迭,见不到永远的领跑者,消失与崛起有其自身的规律。无论曾经站得多高,都有可能摔倒,一个品牌如此,一个产业同样如此,这一点柯达所代表的胶卷行业也许是最好的样板——记录历史的胶片,自己也变成了历史。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进则退,没有选择。从更长的历史维度看,产业的兴衰与更替,一直都在上演,只是被人们选择性的忽略,直到有一天在纪念馆中重新唤起记忆。

  火柴、胶卷、传统手工艺,辉煌有时候只属于历史,前行即使是负重。

  乐凯胶卷 色彩已成记忆

  新金融记者  柴刚  保定报道

  突然,亦是必然。

  9月4日,随着乐凯胶片(6.82,-0.40,-5.54%)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凯胶片)一纸公告,其彩色胶卷随“声”老去。

  因为乐凯,中国百姓的记忆里有了彩色;今天,乐凯悄然画上了句号,自己也定格在老照片中,成为一段不可挥去的历史。

  几十年时间里,乐凯与世界品牌柯达和富士并存,在中国市场鏖战多年,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而今,市场上很难见到它们的身影。

  “乐凯消失”      

  9月12日,乐凯大门前的“乐凯大街”上,依旧车来车往,刘保军静静地踏进乐凯大门。秋风起处,其身后的“中国乐凯”几个字,陡升几分伤感。

  “设备再好,也都没有用了。”刘保军抚摸着世界上最先进的纸盒机,来回踱步,仍然以“整理包装车间”段长的身份站好最后一班岗。

  机外包工序车间,“检查表”挂在墙上,里面填写的工人名字还在,叉车、周转托盘等工具静静地呆在角落里,像是等待着工人第二天继续上班。“新线彩卷大流传单”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那是乐凯彩色胶卷最后的账单。

  一座4层高的大楼,静静地坐落在绿荫中,像是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老人。楼道口处空空荡荡,“整理包装车间”字样尤为显眼,2名值班人员没有目的地闲聊。楼道里“快快乐乐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的标语仍旧鲜艳,顶层的餐厅还在,水房的自来水还能流淌,却都已空无一人。

  内包机工序内,盘片周转车、大型料斗等井然有序。内包暗室早已空无一人,机器静静地停放着,让人感到冰冷,作为彩色胶卷的关键工序,这里的工人“在黑暗里制造光明”,即使在乐凯工作几十年的其他工人,也不曾有缘一睹芳容。

  如今,却已是门口大开,用以诉说彩色胶卷曾经的精彩。

  这里曾经是乐凯的骄傲。而这一切,都在9月4日那天戛然而止。

  当晚,乐凯胶片向外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由于数码影像对银盐影像产品的替代作用,导致近几年彩色胶卷的市场需求量急剧下降,公司该产品已无法实现经济批量生产。经董事会研究决定,停止彩色胶卷的生产。”

  结束的方式也许残酷,但这并不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决定。2011年乐凯胶片实现营业收入8.27亿元,亏损5592.55万元。断臂自救,轻装前进成了最好的选择。

  “三足鼎立”

  1958年7月1日,乐凯的前身,保定电影胶片厂作为新中国第一家胶片厂破土动工,奠定了其在业界无可挑战的地位。

  如今,乐凯展览馆里,“能自行制造胶片犹如能制造火箭”的题词格外醒目,依旧让人激动不已,这是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在其动工当天欣然祝愿。

  胶片记录了那段令人兴奋的旅程:中国第一代照相软片、黑白电影正片、135民用胶卷,都出自这里,将自己的航空航天胶片送上了人造卫星更是乐凯人的骄傲。

  彼时,还是孩童的刘保军是乐凯的一名普通职工子弟。在他的记忆里,乐凯是其儿时美好的记忆,“(乐凯职工)住的都是4层楼房,大人找对象,一说是‘胶片’的,对方都会积极见面”。

  此时,他走在宽阔的厂区里,身影却显得有些单薄。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电视业悄然兴起,冲击着乐凯当年的多个业界“第一”,以电影胶片为主导产品的乐凯,一下失去了方向感。

  危机让乐凯人警醒,向彩色胶卷进军是当时最迫切的想法。中国第一代彩色胶卷、彩色相纸随之诞生,并一举打破了洋货一统天下的局面,中国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拥有彩色感光材料核心技术的国家,美国柯达、日本富士、中国乐凯在市场上并驾齐驱。

  1989年,刘保军踏进了乐凯的大门,成为整理包装车间一名普通工人。此时,其所在的车间工人100余人,在当时照相还是时髦的年代,他们凭借彩色胶卷,过得有滋有味。两年后,车间工人增加到400多人,成为乐凯最大的车间。他亦走到了班组长的位置,带领着10多人,忙碌在彩色胶卷生产一线。

  乐凯实现了从电影胶片向民用照相材料的快速调整,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乐凯成为了一代人的骄傲。

  “来之不易的商标”

  事实上,包括乐凯这个充满中国味道的商标,背后也充满了喜剧的元素。

  1984年,乐凯计划启用“幸福”牌,但到工商局注册时,发现已被当时乐凯的一个经销商注册。由于“幸福”的英文“lucky”也已在国外部分国家注册,乐凯计划把“幸福”商标买过来,但是高达200万—300万元的价格,让乐凯有些犹豫。

  正当谈判陷入僵局时,工商局商标专家建议,将“lucky”音译过来“乐凯”,这样既解决商标困局,而且也使商标更朗朗上口,易于被国人接受。“乐凯”才得以诞生。

  对于刘保军而言,那不仅仅是一段历史,更是乐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青春。

  “一个月生产200多万卷(个),300多万卷(个),400多万卷(个),最多的时候达到600万卷(个)。”9月12日,他仍旧以段长的身份站在空阔的车间里,脸上无法掩饰激动:每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大干四季度”的火红标语让人格外有冲劲。企业一掷500万元,投资《水浒传》做宣传的魄力,让当时其他企业难以望其项背。

  在乐凯,对此感到兴奋的不只是刘;对此感到骄傲的,也不仅仅是乐凯人。

  “4个班的人员轮流值班,24小时运转,实行人海战术。”1997年,朱海河进入乐凯时,分配在机关,但在供货紧张的时候,与办公室同事总是一起出现在“整理包装车间”,与刘保军并肩作战。

  1998年2月乐凯胶片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唯一一家感光材料行业上市公司。此时,乐凯已与国外的柯达、富士并称三大巨头,其标志遍布全国,外包装的黄色、绿色和红色分别成为它们各自的象征,当时柯达与富士一卷售价在20元左右,而乐凯售价则保持一卷12元左右,让柯达、富士在中国市场被迫采取了低价策略,“红、黄、绿”之争势同水火,演绎着更为惨烈的商业版“三国演义”。无疑,乐凯成为那个年代中国人的骄傲。

  一个产品撑起了一家企业,一家企业成就了一个时代的名片。

  在二十一世纪初,乐凯达到了全盛。如今,已身为乐凯宣传中心主任、团委书记的朱海河回忆,2001年,乐凯投产自动包装生产线,一天生产彩色胶卷30万个,加上其他两条生产线共50余万个。“彩色胶卷一个产品占乐凯整个集团主营收入的22.6%,产量占全国市场30%左右。”朱感叹,乐凯之后,难有后来者。

  “全行业误判”

  那是场决定命运的争论,却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错的不仅仅是乐凯,还有更加强大的柯达和富士。

  2000年9月,国际影像感光技术会议在加拿大召开。会议争论的一个焦点便是,数码技术对传统感光材料技术的影响,对其趋势、进程作出判断,即彩色胶卷还能走多远?柯达、富士、乐凯再次相聚,当时的王英茹作为乐凯技术主管参加了会议。

  “预测还有10年到15年的时间。”12年后,同样的一个9月,现任乐凯副总裁的王英茹回忆起那场争论时坦承,都做出了“全球性误判”。在她看来,随着数码技术的崛起,彩色胶卷必然受到冲击,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如剃须刀,传统为手动剃须刀,随着电动剃须刀崛起,两者并存市场,且手动剃须刀在价格上还要比电动剃须刀贵。彩色胶卷应该亦然。

  在朱海河看来,当时的彩色胶卷毛利润达50%,能为对抗数码技术提供资金支持,同时,还能为企业转型提供充足时间。

  但体现在刘保军身上,却多少有些让人不忍心。2002年左右,他所在车间,彩色胶卷的产量开始下滑,不愿看到的情景真真实实地发生。不断传出的“彩色胶卷赔钱”声音,更是让他寝食难安。明明心里难受,却仍相信,那只是一道坎。如今想起这些,脸上不自觉地掠过一阵凄凉,“毕竟是有感情的”。

  2002年,他的同事一下减去了200人,都被逐步分流到数码、相纸、太阳能背膜等车间,打了十多年交道的老生产线也消失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第二次人员分流接踵而至,人员变为100人。

  然而,市场现实不会去在意一个一线员工的感情。

  乐凯盈利水平一路下滑,2004—2005年,净利润跌幅达到7成;2009年,彩色胶卷利润仅占整体1%左右;2011年,一个月的生产量不足万卷(个),甚至根据市场需求不再生产,而且库存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整个世界范围内,胶卷行业一片狼藉。2011年,富士公司宣布停产多款彩色胶卷;2012年1月,柯达正式宣布破产。

  再深的感情也已无法阻挡时代前进的脚步,刘保军已清楚地明白,早晚有与彩色胶卷彻底告别的那一天,只是不愿意说出。2012年4月份,他接到集团通知“加大生产量”。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突然加大生产量,意味着尽快把库存的包装材料、宽片等材料消耗完。对于刘而言,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感觉来得有些快。

  王英茹承认,那次判断早为影像行业三巨头柯达、富士和乐凯今后的命运,埋下了伏笔,当然,谁也无法阻挡彩色胶卷老去的趋势。而如今,随着乐凯宣布停产彩色胶卷,同时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转向”

  不卖胶卷了,乐凯还卖什么?彩色胶卷停产了,是否在宣布乐凯大厦的倒下?

  在王英茹眼中,在胶片行业三巨头中,乐凯一直将自己定位为跟随者。当与富士、柯达的思路南辕北辙时,乐凯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选择,无论向左还是向右,转型是活下去的最好选择。

  这条路其实并不平坦。2005年乐凯曾经涉足数码相机、立体成像、数码喷墨耗材等数码产品,却突然发现,乐凯缺人才。因为一直生活在精细化工的行业里,而转型产业归属精密机械电子。管理团队做得很累,而且产品利润率低,最终更是找不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多次不成功的尝试,乐凯一度陷入彷徨。但彩色胶卷优势消失速度加快,留给乐凯的时间越来越紧迫,“已没有太多时间”。就如刘保军的心情,每天都能听到“赔钱的声音”。

  着急中,乐凯突然清醒:乐凯最擅长的是成膜技术、图层技术、微粒技术,这才是乐凯的核心技术。而这些都能在电影胶片、军工胶片、黑白胶卷、黑白相纸、彩色胶卷等优势产业上一一应用。

  2006年,乐凯在合肥开工建设我国第一个光学级聚酯薄膜基地。到2011年,以光学薄膜为主的膜材料销售收入已占乐凯收入22%,利润占42%。光学薄膜也成为吸引中国航天科技(9.68,-0.87,-8.25%)集团的重要筹码,当年9月,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刘保军将带着一份悲情离开熟悉的胶卷行业。

  但对于朱海河来说,却有一组数据让他颇为得意:今年1至7月份,乐凯数码相纸同比增加15%,太阳能电池背膜同增49%。

  “乐凯这张名片将从胶卷的象征成为新材料的象征。”朱说。

  带着沧桑离去,在乐凯人刘保军那里,关于彩色胶卷的记忆已变成实实在在的回忆。

  而在保定人眼里,它是这座城市的荣耀和自豪的符号, “怎么就停了呢?”保定摄影发烧友常戈鹏感叹,“它给我的童年留了太多色彩。”

  9月4日当晚,他在博文中写下:“再见,乐凯彩色胶卷!”

  泊头火柴 百年老店倒掉

  新金融记者 陈一昀 河北泊头报道

  在泊头火柴厂历经百年的沧桑岁月里,从来不缺少话题——冯国璋入股,使它名声大振;决堤放水,它深陷汪洋;与瑞典火柴集团合资,最终中断……而令世人重新记起它的,不是这些过往,而是眼下它已然破产、进入拍卖程序的事实。

  泊头火柴厂是火柴业倒下的最后一批老厂。当初它一跃成为亚洲火柴业产量之最,是抢占倒下的大型火柴厂的市场,而在它停产后,周围的小火柴厂如出一辙地分摊了它的市场。

  夹缝中求生存

  透过上了锁的锈迹斑斑的铁门和石灰板脱落留下的坑洼表面的砖墙,历尽百年浮沉的泊头火柴厂一副衰败模样。枝叶凌乱、杂草丛生,羊儿安静地觅食、休憩,早已与这里融为一体,而厂区内的马路上满地的粪便便是最好的证明。

  始建于1912年的泊头火柴厂被眼前的景象模糊了轮廓。破损的窗户被浓重的锈迹包围,机械设备早已不再完好,变成了破铜烂铁,天花板和墙面似乎也因年代久远而披上了花色的外衣。

  自2006年泊头火柴厂停产以来,此番狼狈不堪的样子已经持续6年,每况愈下。这也难怪泊头火柴厂办公室副主任左俊华感慨,“现在进一次厂里就难过一次。”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交错排列、高矮不等的废弃建筑,大都与泊头火柴厂的前30年历史无关。唯一使人欣慰的是,位于厂区东北角的一座蓝砖瓦房,不同于周边的红砖白灰,它独有的砖色黯淡的墙体与陈旧的拱形门窗彰显了在此间它至高的辈分。

  据左俊华介绍,这座蓝砖瓦房是泊头火柴厂最早的厂房,它见证了百年来泊头火柴厂的兴衰历程。但此刻它紧闭的拱门、被砖块填满的窗子以及周遭成片的绿苔,足见它已停工多时,以致几乎被人们遗忘而鲜有人驻足。

  百年前,泊头火柴厂原本并未选址在此,而是选在距离泊镇大概70公里、东北方向的沧县兴济镇。但由于兴济镇北面有天津自来火局,南面有济南振业火柴厂,且这二者均享有15年周围300华里以内火柴生产和销售的专利权,这意味着此范围内不得再建火柴厂。

  火柴厂被责令迁移。发起人兴济盐商钱立亭等在重新考查后,将火柴厂迁至泊镇西部(今泊头市中心)。有记载称:此地东临市井繁华的北大门街,南靠芦苇丛生的清水塘,西边为赵家道口,北边为农田和梨园。如今这块地上依旧清晰可见的老物件便是这座伫立不倒的蓝砖瓦房。

  但在左俊华的印象中,自他1988年来到泊头火柴厂时,蓝砖瓦房就已经改为仓库了,“那里放的火柴盒半成品有些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至于此前的许多年里,蓝砖瓦房是为何用,随着泊头火柴厂的人去楼空,档案资料封存至法院,已无从考证。

  迁址耗费了钱立亭等人大量的资金,他们向各方招股,当地却无人问津。在进退维谷之时,主持建厂的李雅轩邀来曾经共事的河间人白聘三。终于,1912年5月22日,折腾许久的火柴厂在泊镇破土动工,这才有了泊镇永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泊头火柴厂的曾名用)。

  也正是这一年,我国进口火柴的数量达到高峰,全年共计3000万罗(每罗合144盒),其中约2300万罗来自日本。

  1913年8月,取得营业执照的泊头火柴厂正式投产,白聘三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转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火柴放缓对华输入。这给了我国民族火柴工业喘息的机会,泊头火柴厂初露头角。

  但好景不长。1916年,由于以本地土硝代替氯酸钾,发生重大质量事故,产品大量积压,再加上地方恶势力的乘机刁难和压制,泊头火柴厂陷入窘迫境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窘迫的泊头火柴厂遇上了意气风发、时任“中华民国”副总统的冯国璋,命运也随之改变。

  迫于无奈,白聘三找到曾在冯国璋府上做过管家并与自己关系要好的赵春溪,想通过赵春溪来请冯国璋入股。论辈分,冯国璋是白聘三的表侄。听闻家乡亲人办厂受气的冯国璋十分气愤,当即指派一个连的兵力押送4万现洋及护送赵春溪回泊镇。

  白聘三大摆酒席招待来人,并请来当地政府人员以及驻军的达官贵人作陪,一连几天宾客云集。泊头火柴厂名噪一时,当局主动提出帮助解决困难。

  然而,随着1919年冯国璋的病逝,以及1922—1924年直系与奉系军阀在河北混战,原料进不来,产品销不掉,泊头火柴厂经营惨淡。1926年,冯国璋的家属将股金撤回,泊头火柴厂一度濒临破产。

  白聘三又一次对外招股。他说服河间老乡张伯玙和其弟张仲璠入股。张氏二兄弟分别当选为泊头火柴厂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白聘三年事已高,改任董事。

  挣扎着前行

  1937年战争开始,泊镇被日军占领。日军派人以驻厂员的身份到泊头火柴厂监督生产经营。直到1944年,战争结束前夕,驻厂员才离开。

  据记载,1945年,泊头火柴厂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劫难。日军无条件投降后,国民党接手泊镇,被八路军包围。为阻止泊镇解放,国民党决堤放水。时值秋汛,满槽的洪水奔涌而出,泊头火柴厂由于所处地势低洼,被淹没在洪水中。

  左俊华在博文中描述当时的情景:厂区已是一片汪洋,平地水深1.5米,公司的成品、半成品和材料全部泡在水中,厂房倒塌300余间。

  地势问题不可小觑。

  泊头火柴厂面积最大时有300余亩,北边为职工宿舍区,南边靠东是生产区,南北相距700—800米。地势南高北低。

  上个世纪50年代后陆续建设的职工宿舍依旧安详地立在由北门而进的马路两侧,相较于周围高耸的楼房,低矮的平房成为这里的代名词。曾经引以为傲的宿舍条件显然已经掉了价,又窄又深的巷子勉强容得下一辆电动车,却没法调头。每逢暴雨来袭,雨水顺着马路,“从南边流到北边,马路上的水多深,屋里的水就有多深。”曾在泊头火柴厂干了半辈子的老员工对此怨声载道。

  洪水过后的泊头火柴厂一片狼藉。在八路军的帮助下,“组织人员清淤泥、修理机器、修建厂房,动员群众组织生产,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弄来氯酸钾,才使它重生。”曾担任泊头火柴厂一把手的王维龙告诉新金融记者。

  据他提供的资料显示,解放初期,全国火柴厂的数量达到360多家,但多是技术装备低劣的手工作坊式的小企业,固定资产在10万元以上的有60多家,多集中在东南沿海各省市。以泊镇周围的火柴厂为例,北京有15家,天津有8家,济南有18家,河北省其他地区还有数家。

  这时的泊头火柴厂,生产设备有所改善,但仍然是小企业。过去,火柴业有两个联谊会,大企业的联谊会主导火柴市场,小企业的联谊会反对大企业对火柴市场的控制。“两方的争议很大”,而“泊头火柴厂是小厂,很受气。”王维龙说。

  1950年,泊镇永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全部归属国有,更名为河北省省营泊镇火柴厂。1958年,改为泊头火柴厂,之后又有几次名称变更。

  随着计划经济的实施,国家对民族火柴工业进行调控,对360多家火柴厂予以合并或取缔,“调控后的布局比较合理,每个省份留下两三家火柴厂,减少到130多家。”王维龙说,泊头火柴厂成为留下的一员。

  此后的70年代,泊头火柴厂的年产量维持在约65万件,然而随着工人人数的增加,生产设备条件的提高,年产量并无明显增长,反而有降低的趋势。王维龙意识到,干部的“铁交椅”、职工的“铁饭碗”的思想观念越来越严重。

  1985年,火柴由包销转为自销,火柴厂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的压价,“结果越压价,越不好卖。”火柴业下滑至低谷。随后的两年,火柴市场逐渐萎缩,“但即便这样,大家也不敢提价,你比我低,我比你更低。”无序竞争充斥着整个火柴业。

  1988年元旦,王维龙成为泊头火柴厂厂长。上任后的他随即组织举办了火柴产销联谊会,邀来上级领导和各火柴厂的厂长。通过分析全国火柴市场资料,“多数厂家同意把价格提升到适当的合理价位。”王维龙露出了笑意。

  短暂的辉煌

  联谊会后不久,泊头火柴厂被河北省视作计划商品变回包销,又被剥夺了自主经营权。但市场红火起来,挡也挡不住。在打火机、电子打火器冲击火柴市场的前夜,火柴业旺盛了一把,却只是一把。

  1989—1998年,耄耋之年的泊头火柴厂迎来了它生命里的辉煌期。这期间,有不少优秀的老厂在短暂辉煌后陆续倒下。其中,有与泊头火柴厂共享“五朵金花”美誉的济宁火柴厂,“它在1988年到1990年间发展很迅速,改造了几条生产线,后来市场衰落,它上面的架子太大,支不起来,损失很大。”王维龙说,接着“五朵金花”中的安阳火柴厂和开封火柴厂也垮了。

  打火机和电子打火器的普及,使火柴市场进一步萎缩,但1992—1996年,大多数大中型火柴厂的接连倒闭,倒给泊头火柴厂腾出了市场空间。

  冷中求热的泊头火柴厂年产量翻了一番,由100万件增加到200万件,从原来仅销售至河北省的8个地区,扩大到河北省全省以及周边各省。最远东北到吉林白城,西北到新疆,东南到江浙地带,占据全国火柴业市场份额的10%。1992年,泊头火柴厂顺利晋升为中型Ⅰ档企业。

  回想起那段光辉岁月,王维龙脸上的笑意不断,仿佛他又看到了从前的泊头火柴厂——那时候,修建石狮子驻守的北门,往厂里运盒子的、拉货的车都得排队,工人们兴高采烈地上下班,大家想吃鱼了就买鱼吃,工作服不是一身而是两套,给大家发西服,发从来没穿过的羊皮夹克,从上到下,帽子、领带、内衣、袜子、皮鞋样样齐全,还经常发奖金,有过节奖、月奖、半年奖和年终奖。

  不仅如此,火柴业兴旺时,在全国范围内走动得都很频繁,王维龙到全国各地去都有“接待站”,而现在基本上都没再联系了。

  1996年,时隔80年,质量事故再一次降临泊头火柴厂。由于2车间主任擅自修改配方标准,减少氯酸钾的投放量,导致出现闭火现象,火柴擦划后只冒烟不着火。一个多月后,销售科最先发现问题,客户带来问题火柴要求退货。

  一个多月的时间,17万件产品,价值500万元。王维龙着急了,马上召开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从原材料、生产工艺和配方查起,终于查出了结果。事后,2车间主任被调离。好在这批火柴中只有部分受到影响,泊头火柴厂积极配合退换货,但终究没能阻挡“周边一些火柴厂趁机抢占我们的市场”。

  潜在的危机感愈加强烈,王维龙渴望站稳脚跟,但他更想走出国门。在西安复兴火柴厂停产后,泊头火柴厂与它达成协议,使用复兴的牌子,为复兴代工,以打开西北市场。但由于包装箱质量问题,火柴运到复兴,散一部分,再运给经销商,又散一部分,商家赚不到钱。3次合作都以失败告终。

  1997年,泊头火柴厂准备与瑞典火柴集团合资,对方欲出资7000万元控股资产价值5000万元的泊头火柴厂70%的股权,并承诺安置全部在职员工、提高薪水。王维龙看中的是瑞典火柴集团的生产技术,以及它多达22个国家的海外市场,而瑞典火柴集团期望通过控股泊头火柴厂,重新打开中国市场。

  这项起初被双方看好的合资计划遭到市领导及火柴厂员工的强烈反对。“那时企业形势还不错,效益也很好,大家比较满足于现状,对于未来及外国人控股都是有抵触的。”左俊华说。

  而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瑞典火柴集团最终停止合资谈判。此后,泊头火柴厂的竞争环境日益艰难。1998年,股份制改造后的泊头火柴厂分别收购了安庆火柴厂和临西火柴厂。2000年,泊头火柴厂晋升为大型Ⅱ档企业。但这些努力与认可并没有改变泊头火柴厂走下坡路的命运。

  2004年,董事会换届,新一任董事长并不能改变泊头火柴厂的命运。而两年后,泊头火柴厂停产继而破产。直到今年9月,设备拍卖进入尾声。目前厂区170余亩土地已卖给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门口看守的保安说,“预计年底前拆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